e公关 搜索品牌营销、公关策划

一个叫Emma的女子,告别12年公关生涯的最后一天

“Emma辞职了。”

对任何人来讲,顶多算一则消息,只有对她自己而言,才称得上是一件事,还是一件大事。

协助公司把一场在上海进行的品牌活动举办好,是她身为品牌公关接到的最后一项任务。提前一天从北京搭上飞机,匆匆三小时。

上海阴雨绵绵,见她要来,太阳才肯稍稍露个脸。“下一次来,估计就是纯旅游了吧。”她在心中自语,想想也不是什么坏事。

Emma是谁?

你不认识她并不重要,因为当她办完所有离职手续,公司里一些旧同僚也一样“不认识”她了。

Emma这个名字今天代表的是她,以后再有新人入职,倘若凑巧英文名也叫Emma,他们自然会用以辈分区分“大Emma”、“小Emma”。

怎么当人离开一个公司,在别人心中连一个名字也难以留下。

Emma并不在乎,因为她准备留下的,是自己过去的辉煌和感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打算离职令她想明白,那些都是用来忘记的。

飞机落地上海,时间尚早,她去造访了一位对自己情意深重的公关前辈,送花道贺,庆祝她事业又迈开了新一步。

入行12年,曾遇上的贵人都牢记于心。当初凭借一腔热情干起了公关,被公司前辈赞扬了激情,也指点出粗疏,Emma一时无法接受,为自己辩得面红耳赤,时间证明前辈不仅一针见血,还令她受益匪浅,是她敬重每一位贵人的原因。

前辈的帮助,就像力的牵引,使Emma从一个菜鸟新手,历练12年蜕变成处事不惊的资深公关。当她第二天来到现场,看到用上千根绳子的牵引力,支撑一个立面,实现跨界装置艺术品,第一次见面,又早已熟悉,她想到了自己。

阳光洒在装置作品上,Emma发自内心地感慨:last work,真美!

出差辛苦她不怕,去年秋天来上海的狼狈也不会再有。当时公司安排入住的酒店新装修,导致她引发过敏性哮喘,高烧一夜不退。

第二天,Emma拖着病体和执行公司开会解决现场布置的棘手问题。那次发布会主题是“东京瞬移”,现场势必要布置成东京霓虹街头的模样,可是采用中文字店招,几次制版效果都难令人满意。

他们开始尝试从网上搜索东京涩谷街头的照片,放大研究那里的店招Logo的字体、颜色、规格、尺寸,从中午一直制作、研讨到深夜,长达12个小时的工作对一个普通人来讲都算高强度,何况Emma当时拖着病体,药物也只帮助她缓解部分病症。

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她还是用“煎熬”、“痛苦”来形容那12个小时,同时也难以忘怀最终的一版,内部人员一致称赞逼真的喜悦感。

当现场被整个搭建出来,她站在这条像造梦空间一样的涩谷街头,感受着身边来宾为之震撼的赞美声,她静静站在那里不说话,心里只剩下感动。

Emma是没法向别人表达,语言总是这样苍白,穷尽词汇也无法令对方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因为只有她一个人的身体经历了高烧、哮喘的病痛,只有她一个人的大脑经历了12个小时的头脑风暴,只有她一个人斗争过“值”与“不值”之间的得失,自然只有她一个人尝到胜利果实的甘甜。

“东京瞬移”的视觉冲击,令现场宾客拍照、尖叫、发朋友圈,没人会关心这些是从哪来的、怎么来的,只有Emma知道一切与她自己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Emma想,作为活动幕后工作者与呈现出来华美台前的关系,真像这一根根射线,牵引起一整块立面,达到势均力敌的平衡。

第二天的活动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她一早到,帮助做最后的布置,迎接商场开门涌进首批访客。

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座脑洞大开的Pen House,由著名的建筑大师青山周平与知名日本美妆品牌进行的跨界合作。只是,吸引女性消费者的并不是建筑大师的装置艺术,而是到处张贴着以眼线笔当画笔的涂鸦,生动有趣。

只有了解Emma的人才认得出,里面混进入多少张她的作品,以此为活动充当门面。

Emma准备离开自己效力了12年的公司,最后一场执行居然与她的专长天缘凑合,公司里没有人比她更合适胜任了——也许是命定安排,要她亲手为这间公司谋获的12年工龄画上句号。

说来最初会画画,也和工作有关。

去年一次公司品牌的发布会,展示手帐达人的作品,Emma一见倾心。活动结束,由于公司要作为资料留档,拒绝了Emma收藏的请求。

一气之下,她就尝试着自己画,她不怕万事开头难,照着网上高手po的图研究、模仿。如同作家会遣词造句表达想法,她用颜色、笔触当成“语言”来挥洒。

后来,由于瑜伽课上教的动作需要做笔记,她不得不去研究人体素描,难以一步登天,Emma尝试用简笔勾勒人体,自成一派。

紧接着在ins欣赏到不少插画作品,受到技法启发,她开始创作自己与猫咪之间萌萌的日常。就这样朋友圈里得到了热烈回响,很留言说每天就等着她更新涂鸦,甚至有人拜托她把自己的孩子或家宠当成作画对象。

Emma萌发了一种小膨胀,自己涂涂画画,误打误撞获得了一种能使自己满足,同时给人带去快乐的天赋。

眼下公司举办这个眼线笔活动,正需要大量的手稿布置涂鸦的气氛,Emma当仁不让,提笔就画,仿佛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能将这种制造快乐的天赋带到工作的现场,喜悦甚至盖过了她即将告别这间公司的感伤。

临近中午,商场越来越热闹,慕名而来参加活动的媒体嘉宾Emma已经接待了好几波。她亲力亲为讲解活动背景,引领参观体验,公关稿上的白纸黑字早已倒背如流,不记得一早上重复了多少回。

这些媒体嘉宾当中,一些多年来已成了朋友,更多的是流动的新面孔。快消品行业留不住人是公开的秘密,和他们建立好关系,下达品牌宣传的卖点是Emma的本职。

从他们见面的招呼上可以察觉熟络程度的端倪。

如果是拿着手机等待相认,一定是新面孔。如果二话不说杵在Emma面前,要么换来一个拥抱,要么是一声惊叹。

但他们中没几个知道Emma离职的消息,即使知道,也揣着明白装糊涂,没人会深问她离开干了12年的行当非走不可的理由。这个圈子就像一场流动的盛宴,来来去去太平常了,离职原因不说也能猜到那几个,但具体Emma是因为哪一个,没人知道,Emma也不会道明。

Emma在工作中八面玲珑、如鱼得水,招呼着各方来客,最可贵是从品牌活动延伸向各个专业领域的话题,她都能侃侃而谈,因而合作过的媒体嘉宾们都记得这家日本化妆品企业有一名出色的公关。

到底什么是“出色”?

Emma对这个词有全新的看法,是2016年与日本著名的仿妆博主zawachin泽酱“有惊无险”的合作之后。

原定计划变身板野友美的中国视频博主,在和泽酱见面时一见如故,大胆提出调换更有难度的仿妆对象。要知道所有流程中日方面早就反复确认,临时调整对公关应变能力是极大的挑战,一旦失败后果无人能担责。

可喜的是,主办方最终还是接纳了这份“意外”,且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满堂喝彩。

虽说公关的天职是救火,但大多时候他们更希望无惊无险地度过。Emma不一样,她曾尝过“意外”的滋味,使得在按部就班的生活中充满了冒险家的激情。

但,那个充满激情的资深干将怎么突然决定了隐退。

“亲爱的,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站台’公司的活动,你来不来捧场?”

Emma手起指落,勾选了几个名字,按了发送键。再逐一核对名单上受邀出席的媒体嘉宾,编辑短讯,客气地询问是否在路上。

想必收到“你来不来捧场”的那几位,是她此刻最想见的——以这家化妆品企业品牌公关的身份见的人,他们之间一定因公务结缘,而她固执地想要一个“有始有终”的仪式感。

“明天起,我们解除公务的联系,倘若你还愿意交我这个朋友的话,让你我‘重新’认识吧。”这是Emma在短讯中未说出口的话。

活动首场告捷,Emma赶着起飞时间去机场。活动还会继续几日,但不需要她再到场。

这趟出差,她的随身行李只有一个包、一本书,藏在现场搭建的临时储物间里,只占了很小的一点面积。

待到明天,她还要去一趟公司,整理个人物品、收拾干净工位、上交门卡钥匙。她早将公司钥匙用很精美的纸包了好几层,源于一种传统的日式礼仪。Emma在最外层写下这样一句话:希望下一位拿到这把钥匙的人会感到快乐。

未抵达北京前,她应该就能在飞机上读完那本《理想家2025》。

Emma刚结束了第三份工作,没想过什么职业规划。青涩不在,随性依旧。

虽然辞职信上的日期在迫近,显然公务对她难分难舍,身心也弥流在随时stand by的状态。

“Emma辞职了”,对任何人来讲,顶多算一则消息,只有对她自己而言,才称得上是一件事,还是一件大事。

大事不代表是坏事,她又拥有了选择的权利、拥抱未知与希望的权利。比起继续任职的人,何尝不意味着转机。

第二天起床,Emma磨圆刨光,又变了个新人。

-END-

作者:dora 分类:公关 浏览:545 评论:0
留言列表
发表评论
来宾的头像